robots
cc国际平台登陆

教育:对地心说和日心说更替的重温

文章作者:佚名 更新日期:2019-4-11 浏览:18人次 打印本文】【字体:

               教育:对地心说和日心说更替的重温


    在我们的生活中,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看到大自然赐给我们的和谐与神奇,如唐寅的诗所说:“试从静处闲倾听耳,便有冲然道气生”。比如电视播放的,有一种叫做“吼海鸥”的鸟,当它向海中捕食鱼类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迅速、准确和优雅”(《国家地理杂志》解说词),它没有多余的动作,没有迟疑,没有花架子,没有做秀,没有冲突……总之,优雅。如果其中一个吼海鸥的动作失去优雅,我们立即可以肯定它有了毛病,也就是说它非自然了。其实,科学认识也是这样,如果它正确的刻画了自然,那么,它总是简单的,优雅的,反之,如果它扭曲了自然,就会失去这种风致。由此,自然与和谐以至简约,可以说是认识的合理和科学的标识。
       我们今天的教育不自然、不和谐、不简约已众所周知。中小学学生的加班加点现象越来越严重,减负令成一纸空文,连十七大的小记者向教育部领导人的采访,都说及这个问题,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且“大家都累”,竞争日益紧张,教育教学浸透了竞争文化,考试文化,厌学厌教现象突出,德育负担日重。学生毕业了,老师痛苦地说:“你们‘有期’,我们‘无期’”;在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入学成绩极低,入学后厌学现象更为严重,到处都有乱校、乱班现象,有的学校的一个班,竟然有41人在一堂课上课睡觉等;而在大学,我们看到了所谓“某某门”的学生逃课和师生冲突(如我在“大学生本教育:一次课堂争端的深层思考”一文所说,这对于当事师生只是生活中的浪花,远不能说明他们的人品如何,此事碰巧出了名,我们也就不妨借以探讨其深层背景------大学教育教学方式的问题)。
      复杂和乱象、艰难的德育、艰难的管理、艰难的教育、艰难的教学,所有这一切,都在默默地昭示,我们的教育违背了自然与和谐,这不是可以微调解决的问题,它一定是在一个根本的地方发生了问题,它提示我们作根本的思考,而且,数年来许多先天不足的改革实践证明,我们的应对如果“不够根本”的话,就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可能还会要使问题更复杂。这就是说,复杂和乱象到了极点,也可能成为真正走向新岸的契机。
      鉴古知今,有趣的例子是,当年日心说对于地心说的更替的直接的原因,竟也是因为当时复杂和混乱过了头而引起了变革的愿望。
      在文艺复兴以后,科学观点的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哥白尼的日心说取代地心说。丹皮尔《科学史》记载说,“在当时的观察所要求的范围之内,希帕克和托勒密的地球中心说原来解释事实是相当成功的,从几何上看,这个学说的唯一弱点是它的均轮和本轮的繁复性”。
       在这种情形之下,数学家和天文学家诺瓦腊批判托勒密的体系太复杂。而哥白尼是诺瓦腊的学生。在我本人翻译的马.克莱因着之《数学真理论》中提到了这件事情:
     “大约哥白尼要着手于行星运动问题的研究的时候,阿拉伯天文学家力图通过托勒密理论的准确性,为它增加了若干本轮……这个经过完善的理论要求有77个圆,哥白尼认为这个理论达到了令人难堪的繁琐。”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在《数学真理论》中提到,哥白尼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行星运动的座标系从地球上搬到太阳上去,这样它就简约地反映了宇宙的和谐关系。他用34个圆,就取代了原来的77个圆,这样一来太阳中心图景就大大简化了对于行星运动体系的描述。
        我们从中知道一个有意义的事实是,哥白尼治理极度混乱的办法,就是做了一次换位思维。而今天,我们对待教育之杂之乱的办法,也可以仿照之,进行主体的换位。
       教育原本是天人合一之道,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天地造化了人类,其基本内容一是人有可能不断超越自己,二是人有自身的动力促使他超越自己,使之成长为新新人类。这是大自然演化的成果。用来加速和更完美地贯彻这一使命的,是教育――严格来说是外施的教育。我们同样严格地说,被加速和完美化的对象的本体,是个体自己的生命活动,这是人内在的成长。外施的教育和学习者内在的成长构成了我们所常说的(整个的)教育。尽管我们常常会把整个的教育同外施性的教育混同在一起而带来理念的混乱,但我们仔细一想,大抵还是可以接受整个教育的核心是人自己的成长这个判断的。
        这就是说,我们的教育是在外界帮助下的人的自身的成长,而且后者是这一过程的本质。打一个比方,外施的教育犹如催化剂,而人的成长是化学反应本身。也就是说,教育原本应该是生本的。
       那么,既然我们都承认教师有主导作用,这同我们把教育的核心视作学习者的自身成长有矛盾吗?如何理解学生在教育中的真正主体作用呢?
       我们说,在稍宏观的视角中,就管理领域而言,教师的确是主导者,但是从微观来说,在教育发生――即人的学习发生的领域,在人的学习天性激发、学习本能发挥的地方,学生自身绝对是主导者。试想想,有什么能在这样的范围内取代学生自己呢?这就像领导班子进了会议室的那一段时间,外界还能继续影响他吗?谁还能取代他吗?而正是在这样的地方,学生的真正主体,主人的地位才崭露出来,人类亿万年基因传留的意蕴才表露无遗(我们说“意蕴”,是因为大自然的演化结果同物类的发展的优化需求总是那样的一致--如鳄鱼逐步长成最有利于在水面载浮载沉捕食的枯木颜色和形状--使得我们得以为了方便思维,把这种存在看作是基因自身的意蕴或意志,这里不涉及有神或无神的判断)。
       这就是我们十年来以实验的或行动方式实行的,非常清晰和彻底的生本教育,它进行了换位思考,把以教师为中心改变为以学生为本,把主要依靠教转变为主要依靠学,于是,在教育、教学、教师、课程、教材和评价管理、理论等方面,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而且在100多所祖国内地的、香港和澳门的,城市和农村的、山区的普通中小学,以及一批中等职业学校和部分大学,都取得了令人惊喜的成效。一批学校成为名校,大批学生成为优秀的学生,学生更均衡发展,教师迅速成长。我们还要说,这仅仅是在传统包围的困难的条件下做的实验,随着生本教育观念和方法的逐步为人所知,它还会更多地呈现效果。坦洲理工职业中学张志略副校长说,他考察了实验了5年的林东小学,也在自己的职业中学进行了实验,得到的感悟是:生本教育的正确性是不需要验证的,要验证的是具体工作中做得怎么样。一位原上海市的基础教育工作的主管者、香港特首聘请的教育顾问、着名基础教育专家,专程从上海到广东省梅州市的山区县蕉岭人民小学听了孩子们的两节课,他强烈地赞扬了这样一种教育教学的改革,给校长、老师们极大的鼓舞。

       生本教育仍然会受到许多诘难、怀疑或指责,也会使人产生种种疑虑,但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这一改革真正是伤筋动骨的改革,让我们再来看丹皮尔的《科学史》记载的:
。……哥白尼的反对者,从宗教和科学两方面来。(地心说)这一学说后面,有两大支柱,一是常识的感觉(大地是万物向它坠落的坚实不动的基础).一是亚里斯多德的权威.”
   他们提出:如果地球围绕自己的轴旋转,向上抛出的物体下落时岂不要落在抛出点的西面吗?松动的物体不是会飞出地面,而地球本身不是会有分裂的危险吗?地球既然绕太阳运行,那么,恒星之间如果不是遥远到荒谬的地步--即令还不是不可想象的地步--的话,恒星之间的相对位置看起来不会是变动不定吗?”
     今天,我们知道在日心说的新的框架下,所有这些疑虑都得到了圆满的解答,而且它所列的种种可能性也已被事实否定。回到教育,实际上,当我们迈开双腿到实验学校去看和思考的时候,就会明白,只有生本才是最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因为它可以使教育变得那么和谐,简约和高效,简简单单学语文,简简单单学数学,简简单单做教育;它可以使职业中学的学生从九年义务教育的失败者,从一次开发的失败者的状态,重新站立起来,热爱学校,热爱学习,学而有成;它正在给大学教育教学带来创新和和谐这两大新展望。它处处昭示着符合自然,也就符合大道,符合以人为本的精神。如老子说的,道法自然。
       我们的所有的研究和做学问,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所有问题的解决,都是为了实现对人类的生活的改善。我们以教育的事实为准绳,以孩子们的健康成长为原则来讨论问题,一定会找到共识,因为这是普世的准则,毋论你我,毋论改革跨度的大小。